燕子飞过
作者:邵广义
2018-05-31 18:32:42

小河畔水坑旁,展开双翅的燕子滑行着俯冲下来,着陆前再打开剪刀似的尾翼,翅膀上下闪动,像翩翩的蝴蝶一样落在泥土上,又不停地点头啄泥,再仰起饱含泥土的嘴巴,奋力地振动双翅拔起身子,飞向它精挑细选理想中意的地方,或垒新窝,或修旧巢。一只叼着泥,一只衔着草,先打底,再垒一层,干了再垒。差不多时,再修补整理精装饰,一只在边上观看,一只偎在窝里,来回挪动身子,试探着舒服与否,时而再用嘴弄弄这里捅捅那里,窝边更要光滑结实,不仅好看,还有其它目的。旧巢也要修葺加固,必要时再新筑窝边,无论老窝还是新巢,都在阴凉通风光明处。选址很重要,查看高低上下、周围环境,为了进出方便、便于起落,避开阳光直射,又能遮风挡雨,燕子很会充分利用人类的建造。现代房屋建造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也改变燕子的垒窝选址眼光,具体地点还离草地、林带、水田、农地、湖畔、河边等越近越好,那里有它们所需的丰富食物来源,还提供高质量的建材,方便它们啄泥筑巢。

“柳花还漠漠,江燕正飞飞”,燕子不像家雀那样做出行走姿势或用腿蹦来蹦去,它们惯于飞行,就连觅食也在空中飞着进行,或斜扑或急转,左拐右拐、下俯上冲,或划出流畅的弧线,有时也拔向高高的天空。它们翅膀尖长且柔软,便于调整,翼展宽阔,尾部有叉,都是上好的飞行“器具”,飞行时不易辨别雄和雌,只有它们静静地落下时,可见雄燕体型略大,头黑脖紫,肚囊略红,尾部两叉也略略显长,雌燕则肚羽白色,若不细看它们都穿着黑色长长的绅士燕尾服,白衬衫上打着紫色的领带或领结,随时可以在空中跳起华尔兹,倩影翩翩,舞姿悠扬。

“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丰丰韵韵”,归来的燕子在筑巢前后拥有着轻松活跃欢快时光,叫声中带着热切俏皮深情,除了原装原配的老夫老妻,其它成熟的燕子也要找到如意伴侣,北国春天的气息令它们情窦初开,缠绵悱恻中它们放声歌唱尽情飞舞。

从雌燕眼都不眨的专注神情中可以判定窝里有了新的生命,小燕刚出来时,妈妈总是守在窝旁,还时不时地用嘴在窝里面弄着什么,小生命吃的是极其细小或是经大燕子消化的分泌物,喂食时看不到大燕嘴上叼有物品。只数日窝里便有了动静,是小家伙的头或翅膀偶尔活动,不久就有细长脖子举着张开大大嘴的带有几根绒毛的小脑袋呈现出来。燕爸爸落在附近,多次起飞到窝边探望,半个身子在窝里的燕妈妈无动于衷,它的全部心思都在燕崽儿身上。燕爸爸又飞来一次,不知是甜言蜜语还是用什么办法说服了妻子,燕妈妈才依依不舍地飞走一会儿,燕爸爸就守在窝边待燕妈妈回来才离开。

燕子们算准时间,在草木最繁茂、食物最丰盛的时期养育孩子,但很少看见大燕子自己进食,飞来飞去都是给孩子送饭,燕崽儿或许能感知大燕的到来,先是一个小家伙把身子提昂起来,灰乎乎的脖子那么长,脑门上一个黄黄的大嘴直伸到妈妈的身旁,扬得比妈妈的头更高。父母把孩子们有序安排依次喂食,窝里一排五六个食欲很好永远吃不饱的嘴。不知哪天燕崽儿们会发出叫声,飞回的大燕还挺远,它们就“吱吱”地叫个不停,大燕喂食一个走后,它们就又都恢复了平静,缩回脖子呆在窝里。也偶尔有一个动一下,其它的也就传递着动了起来。晚上,燕妈妈紧紧地守候在窝边,看着熟睡中的孩子,燕爸爸也在不远的地方,担任着保护外围的责任。

“晴丝千尺挽韶光,百舌无声燕子忙。永日屋头槐影暗,微风扇里麦花香。”燕子迎来了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草木葱郁,花开万朵,青果粒粒,葡萄成串,小麦渐黄,稻田碧绿,各种飞虫大量繁殖,层出不穷。有了孩子,大燕子落在窝附近的杆上就会东张西望,它们是要随时观察着防护着,偶尔地上有只小小狗走过,刚刚飞出准备觅食的大燕子以为是猫,随即大叫了两声,听见警告的小燕子都迅速地把身子藏进窝里,乖乖地一动不动。在父母的精心呵护和辛勤喂养下,燕崽儿们发育成长很快,一天一变样,指日间羽翼渐丰,出落得落落大方,精气神十足只是小一号,慢慢地它们可以蹬上窝边,看似还站立不稳,而且相互间拥挤不相让,这种情景让人的心怦怦跳个不停,担心它们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危险。它们的爪子还是紧紧地抓住窝边(大燕把窝边修得整齐结实这时显出作用),看它们头朝窝里晃晃脑袋,全部身子都悬浮在窝外,振动或伸展翅膀,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窝内开始争执嘈闹,甚至用嘴相互叨咬,叽叽喳喳,活动不停,不等你唱罢他就登场,乳燕思飞,小小燕窝已经难以容下这许多身心了。

第一次试飞是妈妈鼓励爸爸引导,雄燕在稍远处观望,雌燕在近处召唤,小燕子一个个飞离了土窝巢穴。此时它们离窝还不远,有时还飞回窝里或附近,渐渐地大燕就将它们依次排开在房檐上、电线上、管道角钢上、楼梯扶手上。看着大燕叼着食物远远飞来,小燕一个个翘着脚挺起胸脯伸出脖子张着小嘴,摇晃着还未完全长长的尾巴,奓奓着羽翼已丰的翅膀,吱吱不停地叫着,单看一只还不觉得怎样,而一排五六个这样乖乖地撒娇,让看见它们的人感觉非常愉悦,更加理解“欢呼雀跃”的本意。它们忽而起飞一圈又落回原处,太阳把它们的天真活泼的影子照在墙上。到了下午它们躲到背阴处,像是在做操,一会儿挺挺脖子一会儿晃晃脑袋,一会儿伸开这只翅膀,一会儿展开那只翅膀,或用嘴梳理梳理身体上面,啄啄翅膀下面。夕阳西下的傍晚,大燕费了些力气才把已经不太听话的孩子领回家的附近,它们不愿意呆在窝里,而是在窝附近方便的地方落脚,家人一起过夜。次日,晨曦微露,太阳还没升起,小燕就叽叽喳喳,叫着嚷着要出门。这么大小的燕子既会飞行又有父母供应食物享受爸妈的呵护,这该是燕子家族中最幸福的时光了。

大燕还会给小燕喂食一段时间,有时会上演空中“加油”方式的喂食,燕子在空中相互扇动着翅膀,亲密无间时大燕把食物送到小燕嘴里。大燕还要教小燕飞行扑食和其它生存技能,而小燕似乎就在戏耍之间学会了这些。它们无论是飞是落是舞是唱,都带着几分灵动几分风情。夏末秋初,新燕逐渐长成,慢慢地已经看不出与大燕的区别。

demo.jpg

《金色眷恋》    版画    王守建

原野上稻田的池埂将大地勾勒出条块分明的绿色图案,草场中高低错落的野草矮树和点缀其间的鲜花呈现出丰美的画卷,枝繁叶茂的绿树环绕的村庄上不时地飘着炊烟,村头的老场院上长满了葳蕤的芳草和五色雏菊,欢腾的河水在长满丰茂野草的两岸间流淌,北国这静谧的风光中,有燕子穿行更增加了生机与灵动。当夏日的风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熟视无睹又炎炎烈日蒸蒸暑气酷热难捱时,看见燕子就能产生凉爽清馨的感觉。而当风云变幻,或乌云翻卷长空,或灰蒙蒙云层静笼,或淅淅沥沥细雨不停,天地间仍有燕子在飞翔,看见燕子飞过,就能荡平心中的许多不快。人们常用燕子的飞回表示春天的到来,其实燕子也代表夏天,燕子给春天平添了款款诗情、徐徐画意,也使得葳蕤的夏日更深情、愈灵动、臻隽永。

古人喜欢用描述燕子来表达不同情感,抒发腹内积聚的各种心绪,今人忙碌,少了些许软绵绵的多愁善感,多了几分硬邦邦的现实,但每每看见燕子,总能令人在喧嚣的尘世中使心绪趋于平静并生出几分欢愉。四时更替,无计留住,短暂的夏天终将过去,随着秋天的渐进,飞虫没了,善于捕捉飞行昆虫的燕子没有吃的,它们将要走了。小燕崽儿已变成大燕子,它们跟随父母,再与其它更多的燕子结成更大的队伍,或串串落在多层并排的电线上,或排排停在趟趟房舍脊檐上,或久久盘旋在秋风初起的半空中,或俯冲在即将成熟的苞米地上面,它们是在做最后的告别。真想跟它们一起飞翔,体验跨千山越万水的心酸与执着,再去见见它们远在南天的另一个家园,看看它们在那里怎样过活。恨只恨身无双翼,只好期待明年,春暖花开,随着那微微的南风,燕子定会准时归来。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天鹅》 共享文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