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法治化环境建设的核心要素优化营商环境
作者:杨玉荣
2018-11-22 15:33:29

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上就东北振兴提出6个方面的要求,第一个方面即是以优化营商环境为基础,全面深化改革。营商环境始终是东北振兴发展的关键,也是制约我省改革发展的一块硬骨头。如何化解这一发展掣肘,总书记在2016年来我省调研时给出“法治化环境最能聚人聚财、最有利于发展”的良药。而营造一个良好的法治环境,则必须要针对问题的实际,抓住权利平等、权利自治和权利须得到有效保障的核心要素。

demo.jpg

权利平等是法治的首要特征,是营造充分竞争的法治化环境的基础要素

权利平等,一方面指拥有平等的权利,另一方面指行使权利的平等。拥有平等权利取决于享有平等的规则权。要保证规则权平等,国家机关作为规则制定的组织者,则必须要重视和保证决策过程以及由此产生规则、规范性文件之时充分给予相关人参与的权利,同时必须保证实质性地汲取不同意见或建议。如果国家机关一厢情愿地自说自话,或者基于一致通过的愿望有意识地回避相反意见的进入,那么这种平等权就无从谈起。如果在此一阶段不能保证权利充分,那么就会产生因规则制定时的不充分博弈而造成的破坏规则的后果,最终规则将得不到很好的遵守。

对于黑龙江这个计划经济印记较重的地方来说,改变原来惯常的整齐划一的思维习惯,重视市场经济条件下多元主体的规则权平等更有意义。尽管规则平等不一定带来结果平等,甚至有的时候可能带来结果的不公平,但是基于规则权的平等基础上的不平等都是自愿的,也就是相对公平的。因此规则权平等比结果公平、起点公平和机会公平,是更高层次上的公平。规则权的平等会带来相对平等的权利。

行使权利平等是指所有主体都能按照规则规定平等地行使权利,任何主体都不能被排斥在规则之外而无法享受平等权利,任何主体都不能超越规则而享受法外特权。保证权利平等的关键在于消除法外特权。

对我省来说,摆正法与权的关系至关重要,建立常态化的规则状态非常重要。因此,要摆正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国家机关要避免以上欺下,恃强凌弱;要摆正行政管理相对人之间的关系,执法权要对所有的行政管理相对人一视同仁,避免因执法不公而造成的滥用权力;要摆正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司法权必须要不偏不倚,保证纠纷双方平等权利在各个司法环节的充分实现。以常态化的常规管理规则建立起正常的社会运转秩序。

权利自治是法治的应有之义,是营造自由竞争的法治化环境的关键要素

权利自治,是指最大限度地尊重、维护与支持市场主体的意思自治,也包括不侵犯权利的自治。这是打造新型政商关系的前提。市场主体的权利并非宪法法律授予,更不是政府给予,而是公民通过宪法、法律让渡自己的权利给国家机关,因此凡宪法、法律所不禁止的均为公民应有的权利。相反,对于国家机关来说,其权力必须源自宪法、法律的授权,否则权力行使便不具有正当性和合法性。因此,权利自治是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

近两年来政府推行的清单制度,持续推进的“放管服”改革也进一步厘清了法无明文禁止即可为的权利理念。因此,减政放权并不是把权力交给民间,而是把原本就是市场的权利还给市场。凡是市场能做的、市场能够自己解决的,都要交给市场去做、去解决。对黑龙江这个计划经济影响至深的省份来说,维护权利自治任务更重,也意义更大。所以,当前维护权利自治的关键在政府、在公权力能不能尊重市场主体的意思自治。要做到这一点,政府要自觉地放弃对市场主体的干预冲动,要将削减行政审批权尽快落实到位。减少行政审批权,必须是真正将影响权利自治的权力减下来,而不是减一些可有可无的权力,也不是名为规范行权实则变相行使权力、复杂流程。在常态化治理中,要强化契约精神,诚信意识。树立维护市场活动有效性,保护交易流转顺畅性的理念,树立服务于市场主体的意识,创造条件让市场主体遵照意思自治地推动市场经济活动的展开。

权利保障是法治的重要功能,是营造公平竞争的法治化环境的保证要素

权利保障是指权利必须要得到宪法、法律的有效保障和救济,而公权力应当承担起市场主体权利的确立、实现与保障,特别是权利受到侵害时能够得到有效救济的责任。这是创造稳定和谐发展环境的重要保证。权利保障能否实现,在于公权力对权利是否能够担当。

国家机关建立之初即是接受权力的委托,维护公共利益,为保证这一目标的实现,国家的消极职责是维护权利自治,而国家的积极职责则是保障权利的实现。表现在市场主体与国家机关之间,国家机关必须要积极保证权利能够实际享有和实现。如法律赋予相对人对管理人的对抗权利,政府不能剥夺,如申辩、申诉等权利;在政府购买服务或政府采购等活动中,政府首先要遵循契约精神,诚实信用地履行权利义务,不能以政府之名行任性侵权之实。

权利保障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国家机关必须要为权利受到侵害提供全方位有效的救济,这是优化法治环境的重要方面,也是国家的主要责任。具体而言,一是保证全面的救济权,在法治国家,所有的权利受到侵害都必须要得到有效救济,不能有任何权利在受到侵害时被法律拒之门外。这是一个法治国家应有的状态。因此在规则制定中必须要改变制定宣誓法的定则习惯,要施以责任与后果,更要赋予权利以救济权,否则权利无疑形同虚设;二是必须建立广泛的救济渠道。要加大调解力度,拓宽复议渠道,延伸仲裁领域,敞开诉讼救济大门,不使任何权利在受到侵害时求告无门;三是确实保证救济有效。救济权能否得到保障,关键还在于救济的后果能否得以实现,权利能否恢复如初始状态,要求救济不仅要在条文中体现,在判决中显现,还应当在实际中得到执行。因此国家机关有必要采取各种有效手段实现权利救济。

同时还要保证救济在短时间内的实现。如果权利不能在短期内恢复,则纠纷中的群体将处于一种对立冲突的状态,交易结果也将始终处于不确定的状态,对全社会的和谐稳定将是极大的影响和伤害。如果救济不能在短期内有效实现,也将丧失人们对法治的信仰。(作者单位:中共黑龙江省委党校)